<object id="4s34z"></object>

    <tr id="4s34z"></tr>

    1. 今天是:
      當前位置: 首頁 > 政務信息 > 國省信息 > 省政府信息
      70年回眸 四川考古成果“全國矚目”
      信息來源: 四川省人民政府網站 發布日期: 2019-09-30
      保護視力色: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默認色)  

      1986年三星堆祭祀坑發掘現場,考古人員正在把青銅面具抬出祭祀坑。四川省文物局供圖

      1986年三星堆祭祀坑發掘現場,考古人員正在把青銅面具抬出祭祀坑。四川省文物局供圖

      9月底,舉世矚目的三星堆遺址,新一輪考古發掘已進入準備階段。未來,這里或將找尋到古蜀文化更多的秘密。“天府之國”四川歷史悠久,人文璀璨,擁有豐富的文物旅游資源。70年來,四川一手抓考古的搶救性發掘,一手抓文物保護。不僅考古成果全國矚目,數十年如一日的文物保護工作,更延續著文物生命,讓文化遺產熠熠生輝,匯成了四川最具歷史底蘊的文化名片。

      2018年10月,第二屆中國考古學大會在成都召開,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學部主任、中國考古學會理事長王巍曾這樣說,“文物資源富集的四川,考古成果全國矚目。”

      不僅僅是三星堆的“一醒驚天下”,從上世紀50年代開始,四川從史前至宋元明清時期的考古發現就層出不窮,揭示出巴蜀文化的綿延不斷和博大精深。

      “我們從哪里來?”

      巴蜀文化上下求索

      巴蜀文化的豐厚內涵,正是隨著一個個考古發現而不斷豐滿。

      1953年,成都市北門駟馬橋北側,寶成鐵路修建時,羊子山土臺被發現,這是距今約3000年、全國同時期最大的祭臺。土臺共有五層、每層外圍都有夯土包邊現象,在全國絕無僅有。

      1959年,彭州竹瓦街窖藏同樣隨著成灌鐵路的修筑重見天日。就在距離窖藏25米遠的地方,1980年再度出土另一窖藏,西周象首耳獸面紋銅罍等大型青銅器,其精美程度讓人眼前一亮。同年,新都馬家鄉的一處曬壩上,新都馬家鄉木槨墓進行了考古發掘,在四川首次出土了五件成組的列鼎,和刻有打擊樂器“鐸”的青銅印章,墓主極可能為一代蜀王……

      傳說中經歷了五世蜀王的古蜀國,究竟創造過怎樣的文化?

      廣漢三星堆的考古發掘,讓古蜀文明揭開了面紗。1986年,伴隨著兩大祭祀坑的發現,體量巨大、造型奇詭、做工精良的青銅神樹、面具、金杖、立人像等文物的出土,推翻了古人關于蜀地“不曉文字,未有禮樂”的蠻荒印象。從此,四川在配合基建的搶救性發掘和配合學術研究進行的主動發掘中,不斷構建出古蜀文明的面貌——

      三星堆持續多年的考古發掘,證明這里曾有一個強大的王國;金沙遺址的發現,讓人們得知三星堆文化突然消亡之后,在成都平原又誕生了另一個高度發達的文化。以寶墩遺址為代表的成都平原史前城址群,以及茂縣營盤山遺址、什邡桂圓橋遺址等的發現,為搞清古蜀人從哪里來留下了寶貴線索。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教授趙輝為四川考古點贊:經過多年的發掘和研究,古蜀文明的脈絡已經基本清晰。

      對巴文化的探索,從上世紀50年代也已開始進行。1959年廣元昭化寶輪院和重慶巴縣冬筍壩的考古發掘,發現了極可能是晚期巴人墓葬的船棺葬。到了上世紀90年代,宣漢羅家壩遺址、渠縣城壩遺址連續不斷的考古發現,讓史料記載“驍勇善戰”的巴文化,也漸漸走入公眾視野。2017年,城壩被確認為宕渠古城的遺址,獲得了當年全國“田野考古獎”一等獎,填補了四川又一考古空白。

      “十大考古新發現”

      四川名列前茅

      對巴蜀文化的探索,僅僅只是四川考古的一個篇章。近年來,四川對文化歷史的探索與發掘更上一層樓。自1990年以來,進入“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的考古項目,四川就有12個,在全國名列前茅。

      對史前文明的探索,1957年就有重大發現。在巫山大溪,考古人員出土了大溪玉人面以及彩陶等文物,證明早在五六千年以前,在今重慶巫山一帶,已經形成了具有區域特點的文化。1980年,在“資陽人”頭骨發現不遠處的資陽鯉魚橋,考古人員采集到了打制石器,表明舊石器時代晚期,這里已有人類生活。

      更多新石器時代的遺址,不斷被考古發現。金川縣劉家寨、宜賓石柱地遺址、配合烏東德水電站修建發現的猴子洞遺址等等,與古蜀文化序列中的史前遺址一起,勾勒出史前四川人類活動的痕跡。正如著名考古學家蘇秉琦先生所言,新石器時代的中國,同時發展著眾多水平相近的文明。

      秦并巴蜀以后的四川歷史,也隨著考古發現變得色彩斑斕。

      1957年對天回山漢墓的發掘,名聞全國的說唱俑見證著漢代四川的富庶和川人的樂觀;綿陽何家山漢墓出土的精美搖錢樹,見證了古人手工技藝的巧奪天工。2008年成都江南館街唐宋街坊遺址的出土,充分反映了唐宋時期成都已具有很高的城市規劃和建設管理水平。2013年,成都天回鎮老官山漢墓第一次出土完整的西漢織機模型,填補了中國絲綢紡織技術的考古空白;同時出土的900多支醫學竹簡,隨著研究的深入,或將中醫臨床理論體系提前400年。2017年啟動的江口沉銀遺址水下考古發掘,確認了該遺址的性質為明末張獻忠與楊展江口之戰的古戰場遺址,堪稱本世紀國內明清史領域的重大考古發現……

      對蜀道的考古及調查,對劍南春酒坊、水井坊等白酒作坊遺址的考古發掘等,在發現文化遺產的同時,更為地方經濟的發展增加了文化含金量。

      巴蜀文化綿延不斷、博大精深。考古在解決“四川人從何處來”這一命題的同時,正以不斷考古發現的巴蜀文化遺產,為巴蜀兒女成長、為天府之國發展提供深厚給養。

      大遺址、石窟寺、藏羌碉樓與村寨、革命文物、古建筑……四川多年來對文物持之以恒的保護,留下了它們的奪目光彩。

      文物保護增添天府之國歷史底蘊

      大遺址保護留下歷史根脈

      三星堆、金沙,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四川旅游的重要目的地。今年,三星堆申報世界文化遺產還被寫進我省《關于加強文物保護利用改革的實施意見》。

      三星堆、金沙遺址的保護,是四川大遺址保護的縮影。近年來,四川堅持“保護為主、搶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強管理”的文物工作方針,為全省大遺址保護管理進行了積極探索。2010年,四川省政府與國家文物局簽署了《共建大遺址保護成都片區框架協議書》,大遺址保護基礎工作全面推進。邛窯、羅家壩等遺址的保護規劃編制完成并獲國家文物局批準,四川還先后實施了澳門援建三星堆遺址災后保護工程、茶馬古道災后文物搶救工程等。如今,三星堆國家文物保護利用示范區,也即將設立。

      四川大遺址保護的亮點之一,是國家考古遺址公園的運行和建設。不僅三星堆和金沙國家考古遺址公園順利通過運行評估,邛窯遺址公園也在去年與公眾見面。

      大遺址的保護,為周邊文化、旅游、生態、農業結構調整、現代服務業發展提供契機。根據國外經驗,隨著國民素質的提升,“斷壁殘垣”式的大遺址其歷史文化價值將會得到更多認可,旅游帶來的長遠經濟價值無法估量。而三星堆和金沙兩處大遺址,在保護歷史文化遺產真實性和完整性的同時,成為傳承歷史文脈、守護城市靈魂的載體。兩處遺址公園逐年增長的游客量,成為文旅融合發展的生動實踐。

      文物保護和經濟發展和諧相融

      四川文物資源分布廣泛、類型多樣、內涵豐富,四川文化遺產保護也因此在石窟寺保護、古建筑等多個方面探索出不同經驗。

      以樂山大佛、廣元千佛崖為代表的四川石窟石刻,無論數量還是藝術價值,在國內石窟石刻文物中都具有重要地位。然而大多數石刻散落野外,存在風化、水害、生物侵蝕等各種病害。幾代四川文物人通過考古調查摸清文物數量之外,在崖墓石刻病害調查與風化機理等方面,找到了治療石刻生病的藥方。樂山大佛也正是在一次次的“體檢”和“診療”中,變得神采奕奕。

      可移動文物的修復,不斷探索出新的保護手段和經驗。金沙遺址對象牙的保護、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文物修復中心對商業街船棺出土漆器等的修復、四川博物院等對書畫等紙質文物的修復以及三星堆祭祀坑出土文物的修復,讓岌岌可危的文物重新成為博物館鎮館之寶。

      災后文物搶救保護,被國家文物局前局長單霽翔贊為“四川經驗就是世界經驗,對人類文化遺產的災后搶救保護都具有借鑒意義。”都江堰古建筑群、桃坪羌寨、梓潼七曲山大廟……在地震中受損的文物紛紛重獲新生。

      文化遺產的保護,增添地方歷史底蘊,并為地方發展注入新的動力。青城山-都江堰,世界文化遺產;峨眉山-樂山大佛,世界自然與文化雙遺產,它們同樣是四川最熱門的旅游景點。水井坊、劍南春、五糧液等川酒依托窖池發掘及遺址保護,提升著品牌附加值。古藺縣二郎鎮紅軍街和瀘縣方洞鎮屈氏莊園等文物與傳統村落的集中保護,則讓文物煥發活力,鄉村得以振興。革命文物的保護,讓老少邊窮地區也有望成為紅色旅游目的地。

      四川文化遺產保護在促進經濟發展,促進文化強省建設中,正在發揮重要的作用。

      點擊

      世界級文化遺產

      2處

      青城山-都江堰(世界文化遺產)

      峨眉山-樂山大佛(世界自然與文化雙遺產)

      國家考古遺址公園

      2處

      三星堆、金沙

      《中國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單》

      4處

      中國白酒老作坊

      古蜀文明遺址

      藏羌碉樓與村寨

      蜀道(金牛道廣元段)

      《國家大遺址保護項目庫》大遺址

      9處

      不可移動文物

      65231處

      位居全國第三

      博物館

      266座

      居全國第三

      國家一級博物館

      8座

      博物館藏品

      415萬件/套

      位居全國第二

      年接待觀眾6000萬人次以上

      居全國第二

      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

      12項

      成都平原史前古城址群(1996年)

      華鎣南宋安丙家族墓地(1996年)

      成都水井街酒坊遺址(1999年)

      成都古蜀國大型船棺獨木棺墓葬遺址(2000年)

      成都金沙商周遺址(2001年)

      綿竹劍南春酒坊遺址(2004年)

      成都江南館街唐宋街坊遺址(2008年)

      宜賓石柱地遺址(2011年)

      金川劉家寨新石器時代遺址(2012年)

      成都老官山西漢木槨墓(2013年)

      石渠吐蕃時代石刻(2013年)

      彭山江口明末戰場遺址(2018年)

      永久禁止出國展出的文物

      6件

      青銅神樹(三星堆博物館)

      三星堆出土玉邊璋(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青銅搖錢樹(綿陽博物館)

      青銅立人像(三星堆博物館)

      金杖(三星堆博物館)

      太陽神鳥金飾(金沙遺址博物館)

      (記者 吳曉鈴)

      上一條
      下一條
      政務微博
      政務微信
      智能問答
      彩票真人视讯是什么